这家明星纸业的员工吐槽太辛酸:欠着十一个月,一千块钱过年!

现在的ql纸业今非昔比,没有了当年的红火,也没了那些年的生机和人气。留下的只有工人对十一个月不发工资的抱怨,无助和面对无情的现实。

我们把真事隐去,也来点儿假语村言。谈谈心中的苦闷,拿着进厂快三十年了唯一一次十一个月不发工资给了一千块来过年的钱,换来一杯愁闷的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任厂长在任时,效益不好但是发工资,虽然濒临破产但是还有一线生机,就是那年厂里上了一个新项目,能让将要倒闭的厂子从新再有机会发展下去。

换届之后人心所向,老板带头积极进取经营有道,厂子逐步效益好转起来。翻天地覆的变化,工人随着厂子扭亏为盈沾点光。但是好景不长,短短七八年时间形势就出现了裂滑坡。先是国家发展形势慢慢在变,二是厂里生产经营方式也在变,厂里比外面的变化要快个几倍。

首先说人在变,水涨船高,老板不再是那个做梦都让人佩服的老板了。厂里有钱了,老板开始说一不二脾气大了,不再关心一线干活的工人了,管理上开始制裁工人了。厂子扩大需要引进人才,所谓的人才蜂拥而入,形形色色全都来了。好比山寨版的水泊梁山,山大王出身的副总,老农民出身的经理,公务员转行加盟的分厂老总,个体商贩收酒瓶子的小伙计出身的部门分管主任,出身幼儿园的阿舅阿姨虽然不懂造纸工艺,起码会查卫生吧?看大门出身的保卫等等吧。有文凭没技术,有技术没文凭,啥都有就是没有素质的,狗掀门帘全凭一张嘴的吹客,没文凭也没技术关系钢钢硬的吹家子,等等吧,都打着大学生和人才的幌子混进ql纸厂粉墨登场了。

其二,厂子扩大化,物资原料产品数量进出都是翻翻的,钱的流失也是越来越多。如果不好好地把住管理关,再好的基业也慢慢地会毁之一旦。作为一个年轻的老板天天为了这么大的个厂子去操心经营,工作失误在所难免。一旦这个缺口打开,金钱的流失还是小事儿,连锁的麻烦越来越多。说白了,管理一直就是至关重要的首要问题,实际上没有人来抓。

其三是管理者,没文凭有关系,一样在厂里混个一官半职,有文凭没能力也能熬一个副总当。老板照顾了关系户,管理当中起不上好的作用,不管是操作失误还是一不小心,部分车间一线工人搭上了不该搭的性命。管理和效益是挂钩的。好比水浒传中的高俅,踢球在行当官外行。偏偏人家踢球踢出来个太尉当。一不小心当了大官儿。真要把这种人放在重要的管理岗位上,还真麻烦。只能以权卖权巩固自己的权,不拉帮结派行吧?管理一旦不行有漏洞,等待它的只能是加速灭亡。

大幕拉开,谁上台当官也是打着为厂建设来奉献的幌子,偷偷的干啥你们心里比我清楚。一个槽上拴不住两个叫驴,工作起来比着拆台相互糟践和诋毁。利用手中职务之便谋私做买卖,养小三。没等和对手比个高低自己就不小心中了招,臭名远扬了。管理层早早地腐败了,等老板发现的时候管理层早就已经病入膏肓无法挽救了。

那时候的帮派比现在的帮派要厉害,现在厂里没钱了光剩下了权利。那时候要权有权要钱有钱。春光无限领导们也风光的很,吹着牛逼侃着大山,开着豪车拉着娘们儿到处炫耀,除了不谈自己工作给厂里带来什么好的服务,其它啥也敢谈。

权利、所谓的人才,和发展的形势来了一次大的交汇。没有争上领导岗位的学生们赌气走了一些,有领导岗位工作不趁心的员工走了一些,划拉的差不多了有先见之明的走了一些。留下了赖着不走的一些,办事能力低下智商不够走了又回来的一些,花钱买官再掉过头来剥削工人在职的官官有一些。陆陆续续坚持到现在。领导层就是这么个腐烂的底子。

厂里扩大生产不断地征地建分厂,投资上项目,接管某个厂子。好消息一个接一个,排着队往老板耳朵眼里传,我估计这时候老板准飘飘然了。不发飙行吗?确不知此刻犹如二战时期希特勒的那条死亡战线,整个的欧洲、北非、前苏联,都梦想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不要忘记德国的本身国土和实力才多大?单说一个给养就是个问题,吃的太多很容易消化也不良啊。内部管理逐渐出现漏洞的时候,老板还陶醉在幻想之中呢。

过日子的人爱说吃不穷喝不穷,计划不到就要受穷。管理疏忽出现漏洞,死伤的工人需要进行赔偿,为照顾关系相当部分人干拿工资是不干活的。不到退休年龄照顾让内退的工人,多数是官官们的家属亲戚,基本生活费、工资、五险一金都是厂里给交着。征过来的地太多用不过来,这都需要拿钱的。建设投资项目拿钱,设备需要技改拿钱,因为劣质设备不合格,换新的也需要拿钱。进的少出的多,不垮才怪哩。豆腐渣工程也多了起来,分厂老总副总们买车换手机都需要厂里拿钱。为换好手机厂里报销费用,业务回扣就别说了,个别副总拿不到这点儿回扣死活不要厂里白送的手机。这才哪到哪的一点钱呀?简直是九牛一毛!分厂还没建,分厂老总们安排好几个了,正的副的主任保管后勤几十人都拿上工资了。热天吹着空调住着单间,好比占山为王的山大王,什么事儿也是自己说了算。看谁不顺眼呜嗷呜嗷来两嗓子!权利的后边还有老板给顶着,有权有钱才是关键,用阿q的话说就是我说是谁就是谁!

我后来给人家企业管厂子的时候,就连地上一个钉子也捡起来以备再用,过日子你不点点滴滴行吗?业精于勤荒于嬉。还要给厂里节约哩嘛!你以为你是李嘉诚?管理者一旦失职,企业等死就行了。咱不是没管过厂子大同小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道理。只是咱不会吹,不会当老板,不会豁出命借贷而已。最为关键的是想当一个赢家必须要先当一个行家。不能和泉林当官的一样,老板让谁当官就当官,捡不起来这摊子事儿只能算是个吃僧。

管理不好效益甭想着好,该卖的分厂都卖了,该停的车间都停产了,资不抵债还发不下来工资,实属无奈中的无奈,原因就一个缺钱。缺钱的理由确很多,该理由足足能够写一本书的,又是国家形势不允许,又是合作伙伴不合作等等吧。这个时候厂里没有采取亡羊补牢的措施,依旧是春风吹的领导醉,只把当年比今天。倒霉的是我们一线的工人们,十一个月不发工资是个什么概念?吃穿住用哪个不需要钱?疾病、老人、人情礼往,哪一个需要拖欠?是我们工人逼迫厂里?还是厂里逼迫我们一线工人?

辉煌过,灿烂过,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猪八戒进高老庄,好歹也充了几天的好汉,可是后来呢?厂里的钱呢那不是我问的问题,我只想问问万一我饿死了,谁来给我收尸?谁会知道我的存在?有谁会同情我们?

在贴吧上说一句敏感厂里的话马上数日没法再登录该贴吧。我不是埋怨,我也是有苦衷的,我也是人间烟火中长大的,需要吃饭。回到车间上班时,车间任何的一个官官进来车间没有别的能,光知道罚钱。说话不干活罚钱,上厕所去的回数多罚钱,稍微一打瞌睡罚钱。看你不顺眼怎么还找不出个毛病?罚钱。它任何时间查班去只要没看见你就罚钱。叫坐着你站着,罚钱!一句话,没拿工人当人啊。十一个月不发工资因果报应啊!

某个车间投资的百分之九十多了,没钱开不起来,停了半年等有钱了再开,半年后车间里值钱的零件一个也不剩了。副总还是那个副总,部长还是那个部长,好像没他们的事儿,接着继续当官就行啦!这种现象在ql纸业太多了,数不胜数。老板偏听偏信,听这个副总建议种树造浆发展好,听那个经理说征地建个什么什么厂,所谓挣钱的实验一试再试,除了赔钱就是实验不成功,倒是苦了工人,下班以后加班去种树、扒树皮。官官们趁机大发厂难财,借机游山玩水好不风光。从三倍体毛白杨开始全县号召去种树,到最后树苗拔了芦竹砍了,厂里也债台高筑了,应了那句话,穷了和尚富了方丈垮了庙。

我就是那个穷和尚。


来源:废旧头条
网址:www.feijiu.net/toutiao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真实货源,货到付款!专业、省心的再生塑料交易,快来再塑宝:www.zaisubao.com

+1
1
  • 新浪微博
  • 微信好友
  • QQ空间
发表评论
发表
匿名
全部评论

评论取消发送